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啾啾窝

一时兴起换了新窝 http://narukaka10915.lofter.com

 
 
 

日志

 
 

良夜  

2013-08-10 19:48:38|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啊……唔,好无聊。」打出今晚的第九个呵欠,金发人柱力扁着嘴往火堆里再加一根柴,希望手臂运动可以带动脑子运动,叫他在这片宁谧的星空底下稍微精神起来,可别没等烤鱼弄熟便就地睡倒。

 

这可是卡卡西老师亲手烤出(一部分)的鱼,他说什么都要比大和队长跟佐井吃更多!男孩子揉揉眼,朝坐他对面的(疑似)抢食对象斗志满满瞪过去。

 

这一记眼刀大概力道很是不轻,棕发男人立即一副给割痛的模样茫然看向他。「啊嘞,鸣人?怎么,你也想烤看看吗?不过卡卡西前辈不是说这种活你做不……呃,不,我是说,这种事不必劳你大驾。」

 

大概给他瞬间转冷的怒视冻到,男人没握住树枝那只手举起来一阵乱摆,很有些后悔自个太过心直口快的样子,圆滚滚杏眼眯起来,那张曾经被用来摆恐吓模式的脸庞在火光照映里染了参差不齐的暗影,实在是怎么看怎么嫌不够顺眼。

 

「哼。」鸣人扭过头,看向坐自己旁边一边烤着鱼一边居然还能读着书的带队上司加恋人。「呐,我说啊,卡卡西老师?」

 

「嗯?」

 

「别看了也不怕累到眼睛。」

 

「嗯。」

 

「所以都说别看了啊。」

 

「嗯嗯。唔,嘿,呼呵呵……」银发忍者熟练地手腕略微翻转将那串他跟佐井捉来小樱去鳞料理如今个个摆出安然西归模样的鱼儿换了另一面烤,护额面罩外仅露的右眸深深弯起,发出低沉的谜样笑声,仔细去看的话,似乎那一小块在夜色里依然透着白皙泽色的脸颊还很有些泛红。

 

鸣人跟着绽开灿然的笑,然后青筋,咬牙。「老师你也稍微分点儿注意力给我啊哪怕一次都好书书书就知道看书你亲爱的学生部下恋人我就在你旁边百无聊赖满心萧条眼看便要随风而散了啊!可恶,没收,别动,领罚!」

 

一把夺过那本还是当年他当手信送过去的玩意反手揣进忍具袋顺带恶狠狠一拍,鸣人也不管卡卡西「嗯?」地一声茫然抬眸,眨眼过后换成「啊哈哈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鸣人你看起来好凶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明明我没有做坏事我还在给我们烤晚餐所以这究竟是为什么」的无辜神情,颇显对于先前走神很是不好意思地抓头,按住男人扒开面罩便是一记亲吻过去,亲完了拉回面罩松开手指,意犹未尽舔着唇回头朝对面那两个越发灿然地一笑。

 

「呐,我说你们看够……哎呀,很痛喂小樱!都说不要总敲头会变笨的啦!万一老师嫌弃我了怎办!」拳头是从后方快狠准敲过来的,他还回味着唇间某人的味道自然是没躲开,顿时痛得很有些眼泪汪汪。「卡卡西老师你看,小樱又打我。你都不管的么敲笨的话以后没法做秋刀鱼茄子给你吃了喔。」

 

「嘛,说得好像你有学会似的。厨房已经烧过三次,我不想任务津贴都花在装修费上,所以煮饭什么的,还是我来就行了,鸣·人·君。」脸颊比起先前染了更多红色,眼眸却仍若无其事弯起的复制忍者左手扬起拍向他脑袋,在那丛金毛间轻轻一揪。「收敛点。天藏佐井小樱都在,别太过火。」

 

后面这句压低了嗓音,沉沉柔柔回响在耳畔,不带半分怒意不说,反而透出满满的宠溺纵容。男孩子顿时鼓起腮,很想说老师你这样太犯规明知道你一摆出哄人架势我就全无招架之力,一招之间完败什么的也太打击,结果到了却只挤出闷兮兮一声「嗯」。

 

「啊拉啊拉,鱼快烤糊了喔,卡卡西老师。顺便,大和队长,佐井君,眼睛收一收收一收,真是的,你们还没看习惯吗,这样一直盯着。卡卡西老师和鸣人虽然多半不懂得害羞,却说不准会嫌你们碍眼碍事然后清场,今晚的月色不错,星星也很多,我觉得在这儿看看夜空吹吹风挺好,对于连夜赶路找住处什么的毫无兴趣哟。所以说,赶快吃吃去睡,明天还要赶路回木叶呢。」

 

说是剖鱼弄到满手脏于是去河边洗手的春野姑娘拍拍衣摆在他们右边那截木桩子坐下,眼都不眨一下地一气提醒叮嘱完毕,顺手从佐井手里拿过一支鱼串帮着烤。「鸣人?困了吗?看你坐着都快睡倒的样子。不然叫老师给你讲个故事提提神咯,像是堂堂复制忍者逃院未遂给五代目大人亲自揪回病床捆手捆脚捆全身然后把每日必打的点滴从一瓶加到三瓶之类的?」

 

女孩子语气凉凉的,显然对自家师长此等行为很是不赞同,鸣人缓缓挑眉,朝女队友口中的堂堂复制忍者看过去。「喔?卡卡西老师你好厉害,在纲手婆婆拳头底下的存活率高到叫人羡慕呢。有空教教我怎么抗命不从然后还不会被打死如何?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嘛。」

 

「小樱,我下次再也不带伤赶路害你需要加班做手术了。还有,再去水之国一定记得帮你带你那回提过的特效保养品。」卡卡西低着头不看他,把那串估计烤到差不多的鱼肉拿在手里仔仔细细除去大根硬刺与烤焦的部分。「佐井,你再不翻面就整串烧糊没得吃。天藏,既然你闲到没事做,不如由你来讲点提神的东西给我们鸣人?嘛嘛,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没关系,天藏的话,一定会详详尽尽完完整整告诉你喔。所以,鸣人?」

 

详详尽尽完完整整……好机会!鸣人立即决定把刚刚这桩事留到回去木叶再说,家务事嘛,两个人私底下没人打扰的时候慢慢谈便好,坦诚相见袒露心胸地谈,像他们一直以来那样。嗯,没错,那么大和队长,来吧。

 

男孩子兴致满满状举手,两眼发亮望向错愕地「诶诶」个不停的木遁忍者。「大和队长!我有问题有问题,真的可以问吗,可以吗?」

 

「呃,这个,那个,既然卡卡西前辈这么说,那似乎,应该,多半,大概是……唔,确实可以。」男人很有些支支吾吾,估计是怕他准备问出「为什么队长的眼睛超像杏核」「队长你能不能在头顶长出小草」「队长比较喜欢喵咪还是狗狗,莫非其实是佐井」这类的高难问题。哼,他才不会,他漩涡鸣人大爷虽然给卡卡西老师亲口封为木叶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在某种程度上讲也是有着跟从大流的好奇心求知欲的。

 

于是提问时间开始。

 

「大和队长你啊,是暗部出身嗯?」注意到旁边的卡卡西稍微偏过头在听,鸣人越发干劲十足地亮起嗓门。好!老师你好好听着吧!我啊,一定会问得大和队长难为到哭出来的!唔嗯,当然不是在报复他上次打扰我们的嘿咻嘿咻,我像是那种记仇的人吗!

 

「没错。呀,这样说起来,好像火影大人并不打算叫我复职的样子。」对方倒很配合,黑黑的杏眼眨啊眨,满脸诚恳无辜。

 

「什么?复职?队长你好像很遗憾喔,跟我们组队这么不开心吗?」鸣人挑眉,受伤状握紧拳头,同时朝险些给鱼肉呛到的春野女医忍投去一记「别这么快破功」的眼神。

 

「诶?并不是,我没那个意思,真的真的没那个意思!」男人慌忙摆手,眼看便可以入口的鱼肉一个没拿稳,掉进火堆加入了木柴行列。

 

「书上说,通常来讲,人们不敢直视谈话对象并且汗流不止的话,说明是在心虚。顺便一提,我也算得上暗部成员,虽然根部比起暗部还是有那么一些些的区别。」佐井笑眯眯接口,终于想起把树枝从火堆边收起,然而从焦黑程度来看,那串东西还是不吃为妙。

 

「佐井,难得你也会读到正确的书呢。唔,唔呼呼。」好吃。鸣人咬住卡卡西送到他嘴边的鱼肉,开心又满足地一阵嚼,吞掉,然后继续相当有益于营造小队内良好关系的除疑解惑大提问。

 

「那个啊,大和队长,暗部食堂都提供什么菜色,会比上忍食堂更丰盛更好吃吗?还是说,你们全年都只有兵粮丸提供啊?」

 

「兵粮丸是任务专用。平时的话,啊,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总之是方便迅速解决又能良好补充体力的东西。」

 

「总觉得听起来不像会好吃的样子。」鸣人颇感同情地叹气,然后眨眨眼比出一根手指。「下个问题。队长你出任务的时候是有固定组队成员还是随机安排啊?唔,队长一直叫卡卡西老师‘前辈’,而且老师也做过暗部就是说……队长你,肯定跟卡卡西老师一起出过暗部任务对不对?怎样怎样?卡卡西老师是不是超帅气超~厉害的?」

 

「呀,怎么说。卡卡西前辈的话,确实实力出众领导能力又强,作为小队长带领的小队完成率总是很高,不过前辈他……那个,有时候,你知道,就是……比起同伴,不那么在意自己是否……呜哇!卡卡西前辈,我不说了不说了,树枝收回去,收回去!削那么尖可以当苦无用了呀!我我我我不多嘴就是反正就算频繁透支经常挡招入院次数保持在暗部最高纪录前辈也还是暗部的传奇不灭的传说!呜呀呀!好烫烫烫烫烫!佐井你要烫死我吗还是噎死我呢我我我其实还未活够啊!」

 

那边从语声渐低一路转向惊叫,哀嚎,然后成挣扎的抖颤呜咽。鸣人抓抓头,本想说大和队长你别怕我不再继续问就是,或许还可以多调侃点什么,可莫名的焦躁烦闷令他只能深吸口气,垂下眼眸尽量不去看旁边比起先前更要沉默的人。

 

「大和队长,有我这名医疗忍者在不用担心死不死的问题啦。好了好了,佐井好好坐回来吃东西,难得卡卡西老师好心分鱼肉给你吃,你乖乖吃掉就是,都塞给大和队长岂不是自己要挨饿。」春野姑娘好心提醒着,顺手把吃完剩下的空树枝丢进火堆。「鸣人也是,鱼肉凉掉的话,味道肯定没有现在好喔。」

 

「还有,书上说,经常生气的男性X能力会变弱,就算鸣人自己不在意,卡卡西老师说不定也会觉得困扰吧。毕竟书上还说,心灵与肉体的双重交流才是保证长期又稳定关系的可靠方式。」当然是佐井,除了佐井,还有谁可以这样若无其事淡定从容地说着「书上说」,说着X能力」。

 

鸣人有数秒不知如何反应地愣在那儿没动,然后,男孩子看看捂住嘴巴眼泪汪汪的大和,看看一手撑腮笑意盈盈的小樱,看看微微歪头眉眼弯弯的佐井,噗一声笑了出来。

 

「我说啊,卡卡西老师?」

 

「嗯。」

 

「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来着。」

 

「嗯?」

 

「你在暗部时候,最好用的减压方式是不是‘吃饭睡觉打大和’啊?呀,不对,该说是‘打天藏?’」

 

「嘛嘛。有些事啊,明白就好,不用直接说出来的。你看,鸣人,这不是害小樱跟佐井呛到了么,之后记得要好好道歉喔。」

 

「嗯,知道。」

 

鸣人轻笑着点头,然后,倾过身去。这一次卡卡西主动扯开面罩迎向他的唇,同时一根木枝过去。

 

瞬间高涨的火焰遮住了旁人视线,他们便在明亮火光照映与三重奏的「唉唉」叹声里自然地双双偏过头去,交换了浅浅的亲吻。

 

 

 

——FIN——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