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啾啾窝

一时兴起换了新窝 http://narukaka10915.lofter.com

 
 
 

日志

 
 

茫茫(鸣X黑白卡注意)  

2012-08-12 16:06:06|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不可能。太过荒谬。但又确实已经发生。

 

委托为名设局为实的任务并不是头次遇见,目标也毫无新意地仍然指向我。就算和他们说九尾早已陷入沉眠也是徒劳,所以理所当然地还是要直接战斗了事。

 

可谁料卡卡西老师帮我挡下的某个忍术竟别有玄机。乱七八糟的名字我没听清,然而那些黑色光芒一点都不漏地没入了老师身体……不,该说老师影分身的身体。

 

本来我还庆幸来着,最严重不就影分身消失,老师本体总不会有事,至于老师怎么看出这边的我是本体根本没时间去管。

 

结果老师的影分身只是稍微顿住动作,我正想看来这术效果也不怎么样,那抵住我后背的热度却突然离开。我这边又解决掉两个敌人朝另边看过去时,老师和老师已经战斗在一起。

 

没错。就是老师和他那个中招的影分身战斗在一起。

 

啊哈。真是一点都不有趣的场面。

 

 

「老师你没事吗?」我尽力压住在我身下不断挣扎的某个家伙,呃,其实我没想到有天会拿某个家伙来形容老师啦,虽然是并非本体的老师。

 

啧。这样老师来老师去很快会把我自己弄晕,所以我瞅着给我压在身下那位眸子底白部分都转成暗灰的唯一不同点,决定叫他暗老师算了。

 

这样想来,那个术的效果似乎有点接近真实之瀑?还好中招的不是本体,这样只要暂时不解除影分身术便成了。

 

「算是没事。」老师的语气不算好。换做是谁和自己莫名掐了一架估计语气都不会好,何况我终于忍不住插手时,老师正被他的暗分体扣住手腕苦无都刺进肩窝半寸还多。虽然暗分体后心也抵着苦无,却并没有刺入。

 

老师大概顾虑到分体消失的话本体会受影响才落于下风,好在我们两个合力解决一个则完全没问题。

 

「呵。老师老师的在叫谁啊,小鬼。别以为我不知你想干嘛……」一个不留神暗老师就挣出一只手,在我脸颊戏谑地抚弄。「只是压着我眼神都不同了嗯?想得到这身体很久了吧?要试试吗,和本体的滋味可是一模一样……唔!」

 

他没能说下去。忍者手套包裹的指掌隔面罩把那张嘴结结实实按住,令他只能发出连串含糊的唔唔唔。反正我是听不懂他在说啥。

 

「鸣人。压紧些。」老师边说边以施术用线绳一圈圈绕过暗分体手腕。那玩意非常有韧性又细得很,胡乱挣扎的话手腕都有可能遭割断。呃老师好像气得不轻?对自己都下手不留情?

 

说起来。为何暗老师一开始就向着本体攻击呢。拥有满怀憎恨的心的话,不是该先朝我下手才更合逻辑?还是说这个暗老师憎恨着的其实是……

 

「可以了。嘛,不能丢在这的话,只好一路带着。」老师边说边把手脚都给捆结实的暗分体往他那边拽。「稍微休息下我们便启程。……还有,别介意他的话。」

 

咦?糟糕老师怎么提起这个难道我脸还红着?我心虚地不敢直视老师。给,给那么戏弄还脸红真是挫爆,根本看着就是被说中的反应。可那是老师的面容,老师的声音,老师的……老师的体温,我实在……

 

「想做的话,说就可以。」老师背过身去,低声补充。

 

而我还没退热的脸颊瞬间重新烧起,我忍不住掩着面颊扭头,怕老师看见我嘴角咧太大的弧度。救命。老师你……老师你没发现自己耳根都红透了吗。可你这样说我超级高兴超级感动呀呀呀!我会等到你做好完全心理准备的!

 

 

回到木叶我便请求老师把暗分体交给我照看,老师没有拒绝。而我当然没有对暗老师做什么奇怪的事啦!虽然把线绳解开后他老是在故意摸我!

 

不,不过,有亲吻他。可恶他拉开面罩闭上眼睛朝我凑近嘴角还带着笑的时候我根本看呆了哪还记得去躲开!结果他像小动物一样拿舌头舔舐我的嘴唇,生涩又爱玩那种,我我我最后脑子乱一团回神时已经把他吻到一边喘一边笑了!

 

卡卡西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因为那就是你我才完全无法忍到底!所以晚上我有把他捆好丢在床上睡自己硬撑了一夜呀!

 

老师来送早餐看到我的黑眼圈,提出不然还是他自己拎回去算了,我挣扎许久还是表示由我来比较好。我没忘记暗老师对本体怀有多大的杀意,所以就算再难熬我都不要老师有一点危险。

 

噗。虽然给分体杀掉这种简直算好笑的事怎么想都不可能发生在老师身上,总要提防个万一。毕竟这不是普通分体是暗模式的分体呀。

 

老师没说什么,当着暗分体的面扯下面罩轻吻我唇角。我……我尴尬到死也惊喜到死,顾不得有人在看把老师推到墙边唇舌交缠许久,直到不得不分开来换气。

 

老师走后我总觉得暗老师变得不太对劲,那双暗灰为底色的眸子格外黯淡无光不说,也不再故意戏谑地乱摸我。不过拿了上次老师送的巧克力给他吃后,他又活回来把卧室翻得乱七八糟。

 

老师本人的话,其实一向是把给我搞乱七八糟的卧室收拾干净那个呢。

 

老师的暗分体消失是在第二天傍晚。非说屋里太闷要出去,我只好把他带去后山。这家伙给谁看到都解释不清楚,毕竟老师本人在中午已经接了临时任务离开。

 

我和他坐树顶等看落日。是和真正的老师做过很多次的事情,总觉得该让这家伙也看到。

 

「你……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存在吧。对于其实是影分身的事情也……」我其实有很多话想说,最终说出口的却是这个。

 

而他居然笑了。非常愉悦的样子。「对。所以,不做吗?再不做就没机会了喔。」

 

「喂!这里是树顶!」我当然知道他指什么,却意外地竟有心情和他开起玩笑。「省省吧。男人的第一次当然要留给最重要的人。」

 

「少来。你这种小鬼懂什么。想要的话,说就可以。他才不会拒绝你,我知道他不会……」暗老师望住我压低嗓音。「因为我就是他。」

 

那双异色眼眸的深处仿佛有火焰在燃烧。说起来,暗老师一直有露出写轮眼,大概想增添自己的黑暗气场?

 

而他说出的正是老师在那天里和我说过的话。故意的。然而我管不了那些,我有种他就快要消失的感觉,所以有件事我一定要问清楚。

 

「你所憎恨的,是什么?被那个术唤醒心中黑暗一面的你,所憎恨的,是什么?」我明明知道答案,但我想亲耳听他说出。卡卡西老师所经历过的并不全是快乐的事,我一直知道的。父亲也好,队友也好,失去他们所致的在心底积攒起来的暗霾会有多深多重。可那样的老师,所憎恨的却不是木叶,不是忍界,不是身为忍者的无奈,不是身为被留下那个的不甘。反而是……

 

「是自己。」与我心底的声音相重合的,老师的嗓音在耳畔响起。然后那里被温热的吐息取代。「没能保护重要之物的自己。」

 

身影在夕阳余晖里镀上淡淡金色的,笑颜格外灿然的暗之一面复制忍者倾身吻在我的面颊,双唇因笑意弯起,将最后的低语喃出。「和你在一起非常愉快。多谢,鸣人。」

 

「我也是。」我轻笑着回答,身侧空落。

 

 

后来我一直坐在那里,等待双星在天幕上点亮光芒。初起的月色里,夜风乱了头发。

 

 

 

——FIN——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