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啾啾窝

一时兴起换了新窝 http://narukaka10915.lofter.com

 
 
 

日志

 
 

苍苍(黑白鸣X卡注意)  

2012-08-12 16:47:45|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不是有背包垫底他的头大概会狠磕在地板上,饶是如此疲累的身体还是给压得更加泛疼,还有那些草草包扎过的伤口争相以剧痛做抗争说不准是又要扯裂……

 

而眼前的家伙顶着黑底绯瞳的圆溜眼直直朝他脸前凑,那张除了眸色与鸣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的面庞上,却是断不会在鸣人脸上出现的阴谋得逞般的狡诈笑。

 

说真的看起来颇像嘴抽筋的样子。

 

卡卡西侧过脸避开眼前家伙势在必得的一亲,而在他盘算着怎样先叫这家伙放他起身的功夫,非常干脆利落的一声爆响后,某人尚落在他颈侧的脸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随即被毫不客气的拎开丢一边。

 

“抱歉老师!都是我没看住的关系……你没事吗?”不管某只正趴地上哀嚎,敲头元凶有些着慌的扶他起来,似乎是瞅见他不算好看的脸色,动作越发小心翼翼。“那个,先到床那边?老师你又受伤了吧?”

 

“嘛……不要紧。不过我说,那个,是怎么回事?”卡卡西指指一骨碌翻坐起正怒瞪他们的某只。

 

“那个啊……”鸣人本尊有点伤脑筋的苦下脸。“卡卡西老师,你介意我们暂时多个房客吗?”

 

 

 

苍苍

 

 

 

“喂,你不是已经变成我了吗?”

 

“谁知道,哼,以为我很高兴见到你吗?想办法再送我去升天呀。”

 

“升天是怎么回事?你只是变回我而已……等等现在说这个也没用,啊啊啊总之只好带你回木叶了但你不准胡来!不!准!胡!来!听到没?”

 

“谁管你。八成是有什么可以让我胡来的玩意存在吧?真有趣。”

 

“那也要他肯乖乖任你胡来……等等,不许用玩意来形容!”

 

 

时隔许久再次见到他的黑之一面完全是意外,但也不至于无法接受,毕竟忍界归根结底是个神奇的地方。不过这家伙这次的出现形式竟是实体,是说,和他一样有血有肉,架也掐得,觉也睡得,饭也吃得……那就有点难办了。

 

纲手婆婆表示黑鸣人君何时会自行消失是个未知数,他又不能真的一苦无给送去升天,想来想去只好领回家养着。

 

但是。那个家可不是只住了他一人呀。

 

你看,真抱歉,这只是另个我而已。顺便一提虽然和我长一样但他说不定会乱来所以老师你请别介意。还有请一定别叫他得逞。

 

他是脑子多有病才会这样去和老师说!!!

 

而且……根本不是这家伙的错呢。

 

 

虽然说着超难吃还是把他煮的拉面吃到汤汁都不剩,虽然说着超难读还是把他拿的书本看掉序章到末页,虽然说着超难睡还是把他备的床铺滚到被单都起皱。

 

所以说黑鸣人君其实蛮好哄的。简直像在养小孩……等等他根本不知道养小孩是怎样但估计也差不多。

 

于是他家卡卡西老师任务归来前的三天里,鸣人都有和他的黑之一面和平相处。

 

直到他的占有欲中了一箭……不,是直到他家老师真,的,被,乱,来。

 

 

“我可以自己来,鸣人。那位鸣人君不是还在等着你煮面?这样饿着可不行,不过你们这些天都一直只吃拉面吗?”卡卡西去接鸣人手里的纱布却被躲开,察觉另个人的目光,他转过头去,回给闻言诧然瞪向他的黑鸣人君一个浅笑。

 

“稍微等下没关系。”鸣人熟练地扯掉染血的纱布换上新的,不很严重的伤口令本来抽紧的心弦有少许松动。“你要是饿的话可以自己先去煮,只要不烧掉厨房就好。”

 

黑鸣人君越发瞪大眼。搞什么。这两人。喂这种旁若无人的气场是怎么回事?虽然他是其中一个的分体但这也太过……

 

太过啥,他也不知道。

 

黑鸣人君咬牙切齿呼哧呼哧地僵硬了片刻,终于跳起来就朝外跑。可恶他才不要再留在这里!看他们继续表演亲近戏码么!

 

其实早就明白他是多余的,对笨蛋本尊也是,对银毛忍者也是,对他们两人而言,更加是。他会受本体的影响对那个银毛家伙……有怪怪的感觉真是傻透了!

 

为什么。不快点消失呢。如果可以就此消失掉,就好了。

 

 

“好像被我搞砸了。那家伙……卡卡西老师,你也明白的吧,那家伙似乎和我一样,对你……”鸣人看着空荡的门口,迟疑是否该追过去。老师的纱布还没换完……

 

“有点难办呢。鸣人,剩下的地方不用换,本来也没多严重。然后,你煮好拉面等我们回来吃,怎样?”轻抚上青年颊侧,在对方顿时面庞烧红的微窘里,卡卡西笑弯了双眸。

 

 

“鸣人君……不介意吧,这样叫?”总要区分得开才好。卡卡西在绯色眼眸的瞪视里好笑地挠头,比起本体,这边完全不善于表达呢。“嘛,我可以坐下吗?不像你们年轻人,跑出这么远有点累哟。”

 

“……伤,不要紧么?”黑鸣人君本来抱膝不语,但发觉男人坐到他旁边的动作有些迟缓时,终究忍不住开口。

 

才不是关心,不过对于猛力扑倒可能害他伤加重觉得有些说不过去罢了。

 

“没事喔。这边的景色很漂亮,对吧?”卡卡西和他一起看向潺潺溪流。“鸣人和我说了关于你的事情,也有说,再看见你居然觉得很高兴……啊,这个他叫我别告诉你,记得帮我保密。”

 

“丑死了。谁会信他觉得高兴,我可一点都不高兴。要保密的话你干脆别说啊。”黑鸣人君不给面子的全数驳回。

 

卡卡西倒忍不住笑起来。这边这个也太有趣……呀,鸣人可还煮面等着,那么要尽快。

 

“信或不信,你要亲自问他吗?在这里吹风是不错但也不能太久,况且你还饿着,我也是。所以……回家?”卡卡西望进那双带闪躲意味的绯瞳。“当然多坐会儿也没问题,如果你不介意大概需要扛我回去的话。”

 

长久的沉默对视里,只有风的轻唱在回响。

 

“真啰嗦。他是怎么忍过来的。”嘴里仍是不饶人,可黑鸣人君已经起身,并且,朝卡卡西伸过一只手来。“没有想要帮你,不过你这个弱样子说不定掉河里,他找我拼命也会很麻烦。”

 

阳光把他的面庞照亮,连眸底都洒满细碎璀璨的光芒。而那只手掌在半空带点犹疑的,静默等待。

 

等他去握住他的手。

 

 

“泡烂了。难吃。”但并没有放慢速度。黑鸣人君把本尊碗里的叉烧夹过来,一口吞掉。“也就这个还好点。”

 

“你你你……难吃也给我全吃掉!”鸣人一边回嘴一边继续奋战。吃慢就输了哼。

 

“真不用我去弄点别的?”一碗便饱的卡卡西端着水杯慢慢啜饮。这两个吃相凶猛到不分上下,该说不愧是本尊和分体么。

 

只顾吃的两只双双摇头作答。

 

看来这也没他什么事了,那么……“我先去睡咯。”

 

 

说到去睡。

 

“今晚我不睡客房。”“啥?”

 

“反正主卧的床够宽。”“呃?”

 

“你嫌挤可以滚去客房。”“喂!”

 

“就这么决定。”“信不信我用影分身挤扁你!”

 

“区区那种术,我也会。”“……别。TAT”

 

 

 

——FIN——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