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啾啾窝

一时兴起换了新窝 http://narukaka10915.lofter.com

 
 
 

日志

 
 

成双  

2012-08-12 16:46:5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初见漩涡鸣人那天,他正当十二年纪,精力过剩嗓门奇大,对着新出炉的指导上忍满脸嚣张,直说要轻松把人打趴。当然,姜还是老的辣这话果真不假,嚷着要撂倒人那个反而先给撂倒,灰头土脸倒吊在了树杈。

 

就算这样,三个小娃却也误打误撞通过考验,正式成了银毛上忍的部下。那之后便见他把三个小娃拴在身后,东奔西跑地忙些D级任务。别看我这个样子,却也知道忍村里头任务分五等,由高到低的SABCD,这D级就是个垫底。长此以往,岂不是离成为伟大忍者的路途越行越远?所幸没有很久,在那黄毛小孩的助推下,他们上了层次升了水准,接到B级任务不说还再上层楼直撞成了A任务。

 

波之国那场通关战艰辛得叫人胆颤,几番急转直下的形势分明是要将他们逼到极限。所幸结局最终完满,银毛上忍连带三个小娃一个都没少。落霞满身,夜风渐起的时候,他们在那座葬了两名异国忍者的墓前有场话题并不轻松的对谈,而我就躺在银毛上忍的忍具袋里,听见了漩涡鸣人的豪言壮语。

 

他说,我不要这样的忍道。我在心底嗤笑,不要这样忍道要哪样忍道?你才多小,才见识过多少,以为只一句不要,就能改变忍者注定为杀戮工具的宿命?当然,我也只能在心底说说罢了,与他们物种相异言语不通,便只能做个旁观者。

 

我等着看笑话,等着看他在一次次的挫败变故下低头,可他居然没有。随着时日渐长,我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这孩子是不同的。他的生命之火燃烧的格外炽烈,简直要将人生生灼伤的那种炽烈。他决定了要做到什么事,要保护什么人,就算拼尽力气搭了性命,也是定然要做到的。一路磕磕绊绊的过来,身后不知留下多少血泪汗水。

 

 

要把那之后种种一一细说,会叫我口干舌燥,而它们与我本想要表达的主题也没太大干系,索性略过不提。总之那小子活得并不容易。顶着人柱力的身份,这边是村人眼中钉,那边是敌国肉中刺。想要他死的人比想要他活的不知多出多少倍去。而他就在罅隙里挣扎拼斗着,从不放弃。

 

从不放弃。所以最终他成了木叶忍村的大英雄,成了银毛上忍的另一半。不要说这两件事情完全没有可比性,对我来讲它们所带来的震撼可是等同。漩涡鸣人成为木叶忍村大英雄的过程并不是我重点所在,毕竟,任何一位热血少年经历冗长曲折的路途后,都可以尽享荣光,却并非任何一位热血少年经过兜兜转转的追逐后,都能抱住他的老师。或许有人觉得这形容太含蓄,咳,怎么说呢,我并不是不想以得到他的老师来形容,但仔细想想,他们其实是相互得到来着。

 

老实讲,这事情的整个过程我都有完全收入眼中……是不可能的。条件所限,银毛上忍没将我随身携带的时候,并没有千里眼顺风耳助我窥得他们之间是怎样由量变走向质变,将点滴的温暖关切在意汇聚起来,最终攒成了燎原火炎。幸而最关键的部分里,我都成了见证。

 

 

那次有个唤作卑留乎的家伙出来兴风作浪,号称要一统忍界。银毛上忍孤身涉险,漩涡小子奋勇阻拦。听来虽平平无奇,却是暗潮汹涌,险阻层出。对忍界而言,一个忍者的性命通常无足轻重。若一人安危能换来举村安然,便是胜局。或许残酷或许不公,可他们正是靠着这一人,十人,百人直至千万人的牺牲,才得保长久再长久的平宁。

 

然而漩涡鸣人说,我不能把卡卡西老师的和全村人的性命放到天平上衡量。那刻我诧然意识到,当初的毛头小娃成长至今,已担得起重负,经得起磨练,成了顶天立地模样。他清楚自己想保护的是什么,他清楚自己所追逐的是什么。早在十二年纪时他说,我不要这样的忍道。字字铿锵,在空气里击出脆响。曾认定不过是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的理想主义,等着看他碰的头破血流,可直到如今,他的意念未有动摇,动摇的反而是我。

 

之后。扭曲的空间里,黑暗叫嚣着将把一切吞噬,并不适宜的时间,并不美好的场景,漩涡鸣人握住旗木卡卡西的手,说再也不会放开你。决然,笃定,不因那人根本听不见而有丝毫停顿犹疑。我立时绷不住情绪,若有心肝那种玩意准会扑通扑通跳个没完,亏了是没有。尽管如此,也不停翻滚着,连声脆响个不停。

 

没错,我是铃铛,细线串连住的一对铃铛,所以没有牵念挂怀,所以只懂摇晃响动。作为平凡族群里的一员,陪着银毛上忍度过了颇不算短的年岁。他在离开木叶忍村前将我交给漩涡小子,本意是把火之意志托付,却不想,那孩子并不肯就此任他转身不见。

 

 

我又回到银毛上忍手里,继续看着他和他的一切。许是听过那句什么再不放手的话的关系,之后每当漩涡小子和银毛上忍一起,我总觉得前者眼中有些不那么寻常的情感,至于后者,完全一无所觉。

 

忍者之间打打杀杀的往来看惯了,这种韵调格外不同的戏码瞧得我津津有味,乐得看他们磨蹭下去。实际上,我一度认为,漩涡小子是没有指望了。他在银毛上忍眼里,先是学生,再是同伴,出于长者心态的关爱保护理所应当,而以银毛上忍的性子,他要关爱要保护的人多可得很。要说有什么不同,顶多因为是自己教导出来的,会多出点看到雏鸟毛长齐高飞起的骄傲感吧。

 

所以说,才叫物种隔阂。人这个种族的情感回路,不是身为铃铛一族的我可以揣测的。一直看一个人,看了太久太久,是不是就忘记该收回目光。一直陪一个人,陪了太久太久,是不是就再难拉开距离。我不懂。他们懂。

 

 

漩涡鸣人十六岁那年,我看进一场生死别离。木叶忍村几乎尽毁,而银毛上忍在废墟之间陷入沉眠。我想他或许再不会醒来……当昔日少年带着肃杀气息击退敌手,跪在他身前小心地一点一点移开那些碎落的砖石时,我看到那孩子仙人状态之下呈暗金的瞳仁里席卷开的绝望。

 

于忍者而言,即便朝生暮死也没有什么稀奇。我没必要也没闲心为每一桩与我无干的生死抹一把同情泪,所以我真的没有难过,只是为以后没好戏看有些失落而已。当时我对自己这么说,却仍觉得悲凉。

 

他抱住他。很久很久。我想起他们之间的许多。他说我不要这样的忍道。他说卡卡西老师我最喜欢你。他说我更希望教导我的是你。他说好久不见你的模样一点都没变。他说我不能把卡卡西老师和村人的性命放在天平上衡量。他说再也不会放开你。他说我回来了,老师你瞧我这样子好不好看。

 

我不懂人心。我不懂人情。我不懂人的眼睛为什么可以向外滴水,他们管那玩意叫眼泪。

 

 

如果说句故事就此结束多谢把它听完,那我大概铃生休矣。所以还有后来。

 

后来仍有人死去,有人别离。有战乱起,有硝烟开。

 

他们厮杀搏战,为了充满希望的未来。

 

他们终如我一般,成双。

 

 

——FIN——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