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啾啾窝

一时兴起换了新窝 http://narukaka10915.lofter.com

 
 
 

日志

 
 

  

2012-08-12 15:46:33|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之后,变得无法直视那个人。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在表白被拒后强吻对方还差点给对方过度淡然的反应刺激到做出更出格的事而已。

 

而那个人刚好是一直尊敬着,憧憬着,追赶着的,曾经的指导上忍,现在的同伴兼队长,以拷贝忍者之名在五大国声威远播的,名为旗木卡卡西的男人。

 

甚至在他狼狈逃开的时候,还从身后完全不在状况地问出了「没事吗,鸣人?」那种话,令他只能更快地逃离那个人的视野。

 

可果然还是觉得,不甘心。明明已经拿轻松的语调给出拒绝,却在被他抱住并亲吻的时候,没有躲避,没有推开,甚至那半垂着的右眸里面,于错愕茫然之外连一点儿厌恶都看不出。

 

明明是比他年长许多,又总将好色仙人的大作捧在手里读不停,绝对应该比他更加知道‘亲吻’那种举动意味着什么的家伙,没有躲开他的亲吻。

 

之后。在他近乎狂躁地将手探入黑色里衣下摆,覆向那片微凉的皮肤时,也只是越发错愕地瞥着他,仍然没有退开。

 

就仿佛,如果是他的话,做出那种事也没关系的感觉……

 

结果逃掉的是他。并且在那天之后,不知出于自厌还是旁的什么,再不敢轻易对上那个人跟从前一样温和宁定的眼眸。

 

 

如果不是那样,也不会在本来难度不大的任务里因着瞬间失神而硬挨了敌人的一记狠刺,现在要趴在手术床上受这份罪。

 

把卡在骨头里的刀刃碎片一点点清出来真的很痛,尤其是那玩意还涂着毒令担心会发生反应的春野医忍连麻醉都不敢用。

 

金发人柱将枕头咬在嘴里两手死揪住床垫,不住沁出的冷汗不只把额发打得透湿,甚至汇成水线顺着绷紧的脸颊一滴滴落在他身下整片白色里。低促而微细的闷喘代替痛呼将无法忍抑的疼痛言出,只有不断想象那个人弯眸浅笑的面庞才能稍微分散精神,令后肩生生遭撕裂带来的莫名作呕感淡去一些。

 

「还没……好吗,樱?真的会痛死,我说,差不多就可以,剩下的说不定九喇嘛便能搞定,诶,他说不行,那还是你们来吧……」不行不行不行很想动一动擦擦快滴进眼睛的汗水耶,扛着痛还要保持住趴姿不动实在很不人道好吗。那些绑住他手脚的捆带要不要那么结实动一下都难。或者起码小樱你动动手指帮我抹把汗也成……咦?

 

鸣人眨眼再眨眼,感觉那些干燥的布料拭过他前额然后是面颊,不但解除掉眼睛进水的危机还令他的脸也不再觉得湿漉到难受。不过,那个触感好像似乎应该是……忍者手套?

 

也不是说他对那玩意的触感特别有印象,不过比起别的家伙,那个人和他肢体相接的机会相对更多所以他会凭直觉认出来也没什么值得奇怪。话说回来,这里可是理应闲人免进的手术室卡卡西老师你这么大摇大摆走进来都没有人拦的吗?

 

「还好吗,鸣人?」银发忍者低身凑近他,微眯的右眸对上他在莫名的无措里睁大的蓝眼。「听纲手大人说起便过来看看,没想到还没结束呢,手术。」手,再次伸过,鼓励般地在他头顶轻揉几下便离开,男人望向该是在他身后伤处忙碌着的春野医忍。

 

「嘛,樱,是否有我能帮到的地方?」边说边把上忍装的衣袖挽起更多。「比如,帮忙按住这小子?」

 

「老师你不用费心我绑得足够结实。不过鸣人真的疼够呛,老师你……如果觉得有法子让他稍微忘记疼也行。」春野姑娘继续在前队友后肩血肉模糊的窟窿处忙碌,眉都不皱一下地流畅给出如上提议,换来银发忍者若有所思的挑眉。「喔?这样吗。」

 

老师你如果在这时候表示收回前言很乐于和我正式交往的话我肯定立刻什么痛都忘!青年没敢把这话说出口,怕换来复制忍者为春野医忍提供助力的一记雷切,然而,心底还是不争气地燃起那么一小簇希望的火苗。

 

随即立刻拿唤作理智的冰冷大锤一阵乱砸把那点儿火光熄灭,低落地耷着脑袋继续在剧痛里咬牙切齿。订做这种坑人兵器的家伙要不是你已经给螺旋丸抡烂了我现在一定把你拽过来当枕头咬。唔,老师你怎么凑这么近?还有那个表情,喂别笑得莫名地软又带点迟疑的样子你是在羞涩吗老师?谁来告诉我这是不是脑子给毒药毒坏后产生的幻觉?

 

脸颊。被亲吻着。然后是眼睑。轰一声炸红脸颊,连耳根都一起着火,鸣人眨眼再眨眼,晃头再晃头,结果还是觉得整个人发晕地望住已退回身去,好整以暇地拉好面罩扶正护额的复制忍者。「卡,卡卡西老师?」

 

「麻醉代替品而已,虽说似乎有点嫌迟。」以屈起的右手食指在他脑门轻叩,卡卡西不再看他,似笑非笑着把目光转向在他身后似乎正进行收尾工作的樱。「嘛,辛苦你,樱。那么我先……?」

 

猛地握住他手腕的灼热手指,令复制忍者不由得吞下后文,看向正抬眼直直盯住自己的金发人柱。「鸣人,怎么?」

 

「……老师你,好狡猾。明明说出拒绝的话,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我,会忍不住继续纠缠老师的,没关系吗?」

 

「所谓拒绝,是指?」

 

「‘试着约会之类的,根本没有必要。’不正是这样回应我的吗,老师你。」

 

「诶?确实没有必要试着约会,要说交往的话,直接开始不就可以?说起来,那天为何没有继续呢,鸣人?虽说稍微有点嫌急,不过确实是你的一贯作风……」

 

「啊!卡,卡卡西老师!所以说,那天,那天其实,已经同意和我交往?就算被我做着那种事情,也,也没有介意?」鸣人结巴地脸红着,于绑带的捆束里大力摇晃着前臂,手心渗的汗把男人手腕都沾满不过对方似乎并不在意。

 

「虽说很想现在就回答,不过似乎至少该让樱结束治疗把你弄去病房后再说。」复制忍者微微笑着,在春野姑娘写满‘随你们便当我不存在就行’意味的瞥视里以没被握着的另一手轻拍鸣人闻言顿时僵住的面颊。

 

「你知道,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FIN——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