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啾啾窝

一时兴起换了新窝 http://narukaka10915.lofter.com

 
 
 

日志

 
 

周而复始  

2012-08-12 15:34: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喔,看来你们找到了好玩伴。」那存在笑喃,轻轻抚摸紧靠在一起的两团光球——分别为金色和银色,于他的抚触中轻颤,并更加蹭向他掌心。他创造他们,他爱着他们。所以他并不打算分开他们,尽管在这之前他们的同伴都是以单个的形式奔赴他为他们提供的历练。「好吧。」他说,看向自己刚刚造出的新物件——闪动着奇异而美丽光亮的迷宫。「不知你们会否喜欢这轮转迷宫,我相信你们会拥有一段漫长但相当有趣的旅程。」

 

而他含笑看到他们仍然紧靠在一起进入那所在。

 

+

 

「我讨厌傲慢的小鬼。」她说,把毛巾在冷水中浸湿,放回她口中的‘傲慢的小鬼’头上,她打量那幼小的,因为高烧而相当绯红的面容,最终抚向她觉得非常漂亮的银色头发,叹息地。毕竟在头发主人有足够的清醒时她从来没机会这样做。

 

他们的父亲在同个任务中殉职,而她足够年长到可以照顾自己,他不是。所以她把他带回来养,在经历手上的六次狠咬和小腿骨的十三次狠踢后。她只是不能放着他不管。

 

他的高烧在两天后退去,那天正赶上他们村子非常隆重的夏日祭。她带他去看烟火,并为他捞起一尾银色金鱼。「和你的发色一样,我觉得这很漂亮。」她这么说。他脸红,向她做出迟疑而羞涩的笑,细声喃谢。她发现她阻止不了自己这次在头发主人足够清醒时造次地揉乱那些银发,并更加可恶地亲吻那泛红的面颊。

 

她仍然讨厌傲慢的小鬼,但不包括他。

 

+

 

金发男生发现自己在呜咽。这突然冒出来的银发女性从强盗团手里救出他,带他一路奔跑到森林边缘,然后摔倒,满身伤痕并且长过肩背的头发被烧焦大半。他不认得她,但他知道自己不希望她死掉。

 

于是他跪在她旁边守候,直到她醒来,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打呵欠,并朝他绽笑,双眸弯起。「救你只是顺便,有了这笔酬劳我便可以退出这行当,找一个地方安稳地住下,不必工作也能养活自己。我会安置好你,然后在那些疯子把眼泪鼻涕沾满我头发来挽留我前赶快离开。嘿,小伙子,为何不说话?」

 

她歪头,好奇地,在正午阳光的笼罩下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别丢下我。」他不懂自己为何要这么说,不过不打算收回,而是再接再励地凑向前,小心翼翼指向那些烧焦的发丝。「我会剪发,我一直为他们干这个。」才能保持活命。「对不起我害你弄坏头发,我能帮你把它们修剪好吗?会比原来更漂亮,我保证。」

 

她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我想你不会超过十岁,我不需要压迫儿童。」她轻笑,从口袋取出一把小刀——那很锋利,他看到她用这个割断了强盗头目的喉咙。抓起一把垂在胸前的长发,她利落地割断焦黑卷曲的部分,放开,抓起另一把继续。「嘿,我真的留很久才长到这么长。」她小声咕哝,发觉他不安的注视,抬眼朝他微笑。「但比起你这小鬼头的命,这不算什么。」

 

他觉得她在自相矛盾,她明明刚说过救他只是顺便。所以他更加决定赖住她,在日后找机会弄清楚她到底为何救他。

 

如果那时他还在意那个的话。

 

+

 

粉发女孩子叉手,作出这个月第十三次叹气,而今天还只是八号。「你需要剪头发。」她真的不懂为何有人可以忍受头发长到几乎掉进眼睛。「这,我想这不行。」她的金发女队友瑟缩。「我真的留很久才长到这么长……不,我是说,我只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帮我剪去它们。」

 

粉发女孩子发现她无法反驳,甚至进一步地涌出愧疚与哀伤。好吧。自从她们的银发女导师……殉职,她的队友便开始留起头发,尽管她记得金发女孩子说过更喜欢清爽而不碍事的短发。她和她一样怀念那人。毕竟那人真的非常温柔,强大而且耐心,尽管酷爱迟到但总会带领她们圆满地完成委托。

 

「好吧。」她最终说。「我会买一把剪子给你。如果你愿意的话,至少把刘海儿剪短,否则你会无法看路。」亦无法最快速地在慰灵碑上找到那人的名字。

 

+

 

「为何我就非得穿这个?这真的很行动不便。」银发女生提起裙摆,毫不在意她白皙,修长,瘦削而又笔直的双腿几乎全部露出,引来她那拥有相同发色的母亲叹息。「我觉得你会比较想让火影大人看到你比平时更加美丽。你知道,今天是她生日,这件礼服亦是她送给你的礼物,而她甚至还没看见你送她的东西的影。」

 

她沉默,松开裙摆,仔细地把那些皱起拉平。「那么也帮我把头发放开,她说过比较喜欢它们自然垂下的样子。」「我想恐怕不行,它们会勾到项链并盖住你美好的后背弧线。」她的母亲托腮轻笑,而她还想说点什么时,窗外响起某人喊她名字的声音。

 

「她应该等在火影宅,我肯定她会有很多客人需要招待。」她质疑。「她有那个术,并且她想和你过二人世界。」她的母亲回应,为她理妥胸前细小的花边。

 

她耳根泛红地攀上窗子。「喂,好好接住我。」她朝那等待着的女火影的方向跳下,在对方成功接住她后环住对方脖子,轻轻扯动那些在对方脑后盘紧的金发。「我还是觉得双马尾更好看。」并且扁嘴。

 

对方笑起来,轻拍她面颊并点头承诺。「我会为你放下它们,等我们去到那地方之后。」

 

+

 

一个哭泣的婴儿并不是他预期会得到的战利品。然而他还是解开护甲,拉起上衣,小心地裹住那赤身的小家伙,因为身上没有奶嘴用以止住小家伙撕心裂肺的哭泣感到抱歉。他轻轻地笨拙地拍抚那小小的脆弱的背脊,直到小家伙抽噎着睡去。

 

他回到村子的头件事不是向上司复命,而是去寻找奶粉,奶瓶以及热水。村人很快都知道他成为一名十四岁的父亲,很多热心的人赶来告诉他要怎样更好地养育一名婴儿。

 

他为渐渐长大的孩子攒下足够多的积蓄,多到一直用至那孩子娶妻生子都没问题,希望即使哪天他突然殉职那孩子也能生活得足够好。当然他从未考虑过要结婚并拥有一名延续自己血脉的孩子,他觉得有那孩子已经足够,足够令他幸福到渴望能稍微长命些,即是说,比一般都活不到自然老死的忍者稍微长命些就好。

 

他没打算把那孩子也教导成一名忍者,但那孩子坚持。

 

在他二十九岁而那孩子十五岁那年,他们为阻止一场有预谋的袭村而牺牲,因为共同使用一个向来被禁止的术而尸骨无存。

 

村人们在朝阳的山坡竖起一块刻有他们名字的石碑,令他们的名字一年四季都能被阳光照耀。他们知道他一向喜欢那些和他满头刺发相同颜色的温暖光芒。

 

+

 

「嘛嘛,别吵它。任务已经完成所以稍微在这儿逗留下不要紧,我们可以等它睡醒,鸣人。」银发上忍朝那睡在地上的庞大身躯轻叹,希望尾兽老大身下的房舍坚固到足以支撑它睡完午觉。他挠头,将手上的书册翻过一页,粗略估算起如果真的有房舍被压塌的话他需要准备多大笔的金额来支付赔偿。

 

当然或许这才被他们拯救的国家根本不会介意那一小点儿损失也说不定。

 

「呐,那个那个,卡卡西老师?」鸣人收回几乎戳到大家伙鼻头的手,因对方未有任何反应而窃笑。「我说啊,不然我们都躺到九喇嘛身上去睡一觉怎样?很暖和很柔软的喔。」

 

「笨蛋鸣人!小声点!没听到老师说别吵它睡觉吗!」小樱挥起拳头,换来青年苦兮兮的皱脸。「九喇嘛真的很会睡啦,小樱你担心什么。」

 

他跳下高台,凑到银发上忍身前嘿嘿嘿地乐。「来嘛老师,来嘛来嘛,我带你过去。」他抓过师长空着那只手,紧紧地紧紧地攥在掌心,继续笑。「我一定好好抓紧老师,不会让你从九喇嘛身上掉下去喔。」

 

卡卡西垂下目光看着那抓紧他不放的手掌,渐渐弯起眼眸,于面罩下勾起唇。「啊。」

 

我相信你。一直。

 

+

 

那存在看到紧贴在一起的两团光从迷宫出口掉落。他接住他们,感到他们在他手心缩起,更加靠近彼此。「享受到相当不错的旅程?我想你们该稍作休息,然后踏向下一段路途。放心,这次不会再是迷宫。」

 

 

 

——FIN——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