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啾啾窝

一时兴起换了新窝 http://narukaka10915.lofter.com

 
 
 

日志

 
 

父亲  

2012-08-12 15:26:5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鸣人觉得他非常需要揉眼来确定正倒映在视野里的身影单纯是幻觉,但他的两手都用来抱住因为查克拉消耗过度完全没力气站稳的师长以保证对方不会摔在地上,所以他只能眨眼,再次眨眼,继续眨眼,嘴角抽动着怎样都没法吐出个完整的称呼以示礼貌。

 

这实在逊毙了。从各种意义上来讲此时都算得上是珍贵的会面,就算对方看起来只是个残影他也真的想要表现得更像样一点,而不是像现在一边瞠目结舌一边手忙脚乱纠结着是否该把老师先安置在他怀里以外的别处毕竟他不觉得对方会喜欢看到这种场面。

 

而那名漂浮在刚刚完成的封印式上方身姿为半透明的男人对于他的失礼行为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把逗趣的目光投注于他和他的银发师长身上,在他的师长兼恋人终于停住疲累的轻喘低喃出「父亲」时做出弯眸的微笑,并朝他颔首。

 

「初次见面,小伙子。啊,如你所见,我是这孩子的父亲,旗木朔茂。」

 

「……那个,那个……」发觉自家老师从怀中挣开盘膝坐到地面并挠头朝仍然悬在封印式上方的男人说出「他叫鸣人」的话然后把右眸瞥过来,九尾人柱似乎听到脑中有什么咔一声碎掉令他满脸烧红两手攥拳不管不顾地向前方的男人作出九十度弯身作出震得自己耳朵都发痛的大吼。「白牙前辈您好我是漩涡鸣人爸爸是波风水门妈妈是漩涡九品喜欢拉面讨厌蔬菜梦想是成为火影虽然很冒昧但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卡卡西老师所以拜托把他交给我!」

 

他觉得自己听到轻声的吃笑,但抬起头时只看到木叶白牙正一手托住下巴沉吟。「诶?原来是水门的儿子吗?看着倒是挺可靠的,我儿子的眼光还不赖嘛。来,说说看,你和卡卡西是什么时候认识,现在又发展到哪一步?」咦咦咦?眼光还不赖是说他被认可了吗刚刚的请求也得到了默许吗?不对既然还要说说看的话那就还在鉴定阶段?卡卡西老师,我会努力的!

 

「要说正式认识大概是在……」鸣人犹豫着该不该往旧年月里刨,还没做好决定那边就冲他含笑招手。「来,坐这儿说。卡卡西刚刚加固的封印很牢靠所以没关系,啊,方便的话,可以把卡卡西也一起带过来吗?」

 

「咦可以那样的吗谢谢白牙前辈!那个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抱着老师过去,呃,您也看到老师他没法自己……」鸣人扭头去看自家恋人,发现成年男性一手扶额耳根隐隐有些泛红顿时一怔。糟糕他果然说得太过头吗?毕竟就算只是精神体那也是老师的老爸他是不是显得太没羞没臊了?

 

「啊,那个,卡卡西老师?」蹲过去小小声地唤,顺带小小力地扯动男人衣袖,金发人柱拿蓝汪汪的眼睛盯住对方只差没跟尾兽老大借条尾巴在身后摆晃以示忏悔。「对不起啦,只是见到白牙前辈高兴过头了呢,我。」不用抱的可以用扶的,不用扶的可以用背的,他单纯只是挑个会最快的方式而已呀。

 

结果复制忍者在轻叹过后垂眸将手臂环过他颈项并低声提醒。「用瞬身,我没关系。」

 

鸣人脸红红地偷瞥封印台上的身影,见年长的男性毫不在意地继续弯眸微笑也就放了心,打横抱起倚住他的人,下一瞬间已置身封印台上,几乎贴住那半透明的精神体。说起来……「为何会在这里呢,白牙前辈?那个,纲手婆婆只说这封印必须由老师来加固,难道当初是白牙前辈您?」

 

「没错。」木叶白牙点头,然后弯身一手覆住自家儿子发顶。「那时候我受命封印住这里的力量来保护附近村落,然而不知是否那力量的影响,留在封印式上的查克拉渐渐凝聚出精神体,甚至能感知到本体所经历的一切……呐,卡卡西,能够再次见到你也算个意外惊喜,不过这身体大概快要维持不住,所以趁现在想多听点那孩子和你的事,别害羞,我呢,真的很高兴这孩子肯陪在你身边。」

 

「……这样啊。」复制忍者缓缓抬手,盖向那根本触不到实体的隐约散发微茫的手掌。「谢谢你,父亲。」而鸣人只能用力咬唇压下立刻抱紧对方的冲动。别露出那样的表情,卡卡西老师。而且该说谢谢的,明明是我。

 

他扑向前,小心地两手环住精神体男性另只手掌。「别一直站着呀,白牙前辈,呐呐,就算在这儿你也可以坐下的?我有很多事情想讲给您呢。」先前的那些拘谨,那些无措,突然间都烟消云散。他意识到这会是自己第一次大概也唯一一次见到眼前属于木叶的传说忍者,而比起旁的任何人,对方的认同无疑是他所能得到的最珍贵的赠礼。

 

毕竟。除去漩涡鸣人这个实际上无法代表太多的名字,他在男人面前更加确切而需要被认可的身份是——旗木卡卡西的伴侣。唔,虽说看起来这位父亲对他们的关系真的没什么介意就是。

 

「啊,很有精神呢,鸣人。」木叶白牙轻笑并落坐,以直唤名字的方式令鸣人立即脸红并发现这对父子实在很相像。当卡卡西亦跟着看过来朝他弯眸后,金发人柱只能用力挠头试图压下越发涌起的忙乱与窘然。天呀他以为他早就习惯伴随弯眸浅笑的称赞和鼓励毕竟复制忍者本身真的非常擅长那些,但他现在面临的是效果加倍,考验着他的镇定力及耐受度。

 

「那个,我可以开始吗,白牙前辈?」最终他只能抓着面颊呐声细喃,继续脸红,悄悄握住复制忍者安抚地拍向他膝弯的手,因男人稍微迟疑后的回握而感觉胸口发热。

 

全身都透出光亮的银发男性注视着他们,在数秒停顿后抬起一根手指。「嗯,怎么说,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笑意带上了些顽皮,越发显得那张面庞在岁月流逝里并没有留下太多刻痕。即使作为精神体亦拥有着本体的灵魂和信念,所以就算在这陌生的国度中停留一年又一年,甚至连自身的死亡都看过一场,却直到现在仍能如此微笑,面对一切重逢,与分别。

 

「若你愿意的话,叫我一声‘父亲’怎样,鸣人?」封印台上细细的微风里,那个人迎着阳光浅笑。面容和声嗓都定格在最初结下封印的那刻,笑颜与话语却越过年岁跨隔,清晰而真切地将生世与亡界相接。

 

鸣人在突来的呜咽里低下头去,用力抓紧裤腿希望自己满眼泪水的丢脸样别给那对父子中的任何一人看到,然而还是有什么接连滴落在淡银光亮包裹的封印台间,染出一小点儿一小点儿的水迹。

 

呀啊啊。鸣人惶乱地拿手去擦,手指却被年长的父辈以两手虚拢住,更多的水滴划破空气,自那半透明的掌背穿过到达石台,沿弯转的纹理渐渐弥散开来。「没关系喔,鸣人。我和你一样,打从心底由衷地,感到高兴。」

 

他感到卡卡西收紧回握着他的手指,热度沁透皮肤,是没有说出口然而足以令他提起全部勇气的鼓励。而他知道,无论他的声音有多么细小,语调有多么颤抖,正从上方温和注视着他的那个人都不会介意。

 

「……父亲。」

 

 

 

——FIN——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