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啾啾窝

一时兴起换了新窝 http://narukaka10915.lofter.com

 
 
 

日志

 
 

无期(自→朔)  

2012-12-02 16:48:16|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烟落尽。

 

白发男人略微拖着步子上前——腿上先前挨的那一下很是不轻,连这样已经放缓的行走方式都带来剧烈的扯痛,不必低头也知道,血大概滴了一路,但他实在无暇去管。

 

他们的时间不多。他的时间不多。

 

「你啊,也真是的,都这样子了还非要来和老友作别吗。」被封印术式重重包裹,只余下脸庞露在外的银发忍者弯起眼眸,染血的模样难得地并不显狰狞,眼角眉梢所透出的,仍然是那个人一贯所有的沉宁平和。「没办法,那就稍微配合你一下。嘛,自来也,你老了,不过别担心,帅气依然不减当年喔。」

 

这半带调侃的话语叫他莫名地想笑,却终是笑不出。他再迈前一步,腿开始一阵接一阵地虚软,先前强压下的疲惫在这一刻翻卷而起夺去思考与言说的力气,所余下的,只是那一个名字。「……朔茂。」

 

朔茂。

 

「啊,在这呢。自来也,那么就……」术式延转包绕,眼看便要完成最终的步骤,对方似是意识到,唇边的弧度更深,缓缓吐出最后一句话。

 

「后会无期。」

 

 

 

无期

 

 

 

很久很久之后自来也还是记得那一天。

 

天空很蓝,阳光很好,他们就在那晴空暖阳下与宇智波斑造就的大军进行着仿佛永无止尽的拼斗厮杀。

 

是消耗战。不断有人受伤,有人倒下,然而没人惧怕,没人退缩。

 

后来有人说,新敌人出现。他跟着那些大都比他年轻许多,在他眼中还是孩子的小家伙们一起转身去看。

 

浪涛翻卷,在那片深蓝的海水之间,渐渐现出或熟悉或陌生的身影。

 

他本以为活了几十年,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再没有什么能够令他惊讶,引他动容。可他一眼就看到其中那一抹浅浅的银色,背脊瞬间一阵泛寒,几乎压不下随之而来的战栗。

 

他记起大蛇丸,记起药师兜,记起这忍界中长久以来存在着却从未以这样的规模被使用过的某个禁术。

 

那个术叫秽土转生。

 

 

后来他们交手。旗木朔茂说很久不见了,自来也,他说确实。旗木朔茂说真抱歉呢,这样给你添麻烦,他说没关系。旗木朔茂说你倒是出手重些,我想早点回去喝茶,他说知道啊,你很罗嗦。

 

然后白牙刀气以刁钻的角度轻巧穿过他的防御,在他腿上割出道大口子,血溅出来,有点痛。

 

旗木朔茂苦笑着不再说话,他一边遗憾着这短短的叙旧时间未免有些不够,一边留意着封印班所在的位置是否太过嫌远,狼狈招架费力周旋间,他禁不住叹息地暗想要把眼前这一位当年的忍界传奇顺利弄过去还真是好难。

 

然后他很有些惭愧地想起来,当年他们一次又一次喝酒,喝醉,切磋,刀气术式震得满院花树粉瓣嫩叶乱飞的那些日子里,他通常输多赢少。啊,对的,还有好多次朔茂主动叫停,理由从「卡卡西该喝奶不然要饿哭」到「尿布再不洗今晚就没得换」不等,以至于他堂堂三忍之一的一个大男人居然也在莫名其妙的熏陶压榨下学会了冲奶粉洗尿布。

 

输多赢少。

 

可那是切磋,不是以命相搏。

 

以命相搏就是说,他不必管输赢,若到死为止都阻止不了这个人,那只能怪他太笨。

 

而他显然一向都不笨。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自来也躺床休养了很是不短的一段日子。人闲下来的时候通常都喜欢回想,他也不例外,于是他在那段日子里想起很多事,很多本不需要再记得的事。

 

他想起大蛇丸叛逃木叶那一年,他去追赶,那个在他看来虽然不很男子气倒也不失为一位好兄弟的家伙在他面前提起了那个术,秽土转生。

 

大蛇丸说我本想给你个机会见见我们都很怀念的那位故人,你不是很喜欢和他切磋吗,可惜不知为何,转生总是不成功。

 

他也想起卡卡西有次陪他饮酒喝得有点多,无意中说到他还在妙木山养伤期间佩恩袭村的事,带点开心样子地说,查克拉耗尽濒临死亡的时候,见到了父亲。明明隔着这许多年,却居然等在那里。

 

他在被子里翻个身,努力继续回想他之后回答的什么,却怎样都想不起。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没做梦,一觉到天明。

 

 

忍者这种高危职业,任务里殉职的多,村子中老死的少。自来也六十七岁上仍然每天往火影楼跑,漩涡六代目却不再肯分配给他任务,挥挥手示意他该干嘛干嘛去,偶尔空闲的时候则拉着他一起喝茶逗帕克(他曾经提出这并不有趣,但鸣人说要么帕克要么蛤蟆吉,结果他还是决定维持现状)。

 

有时候他会忍不住想,活太长到底算幸还是不幸——看着他渐渐长大的人已经不在,他看着渐渐长大的人有的还在,有的也已经不在。

 

然而再转念一想,既然身为忍者战斗是天职,杀戮是宿命,那么始终拥有可以守护的那一抹温暖,可以贯彻的那一点信念大概就算是幸福的了。倘若在此之外还有可以用来回忆的那么一些事,一些人,那简直就是幸福得不能再幸福了。

 

所以啊,他大概和明明已经是大人还免不了总被自家老师兼恋人揉毛揉到哎哎乱叫的鸣人小鬼一样幸福吧。

 

一生太长,看过的太多,要全部记住实在是很难,太难,所以他慢慢也就想通,既然再记不得那些年少时光里的你来我往,那便干脆把所有力气都用来记住那个人,那张脸,那个名字,那句道别就好。

 

至于到底是习惯,是怀念,还是其他的什么,他已经老了,很老了,糊涂了,分不清了。

 

那年那天,有个他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对他说了后会无期,然后便真的从此不见。

 

既然这许多年来都能够记得,那或许到死也仍然能够记得,这很好,很足够。

 

这就是幸福。

 

这就是全部。

 

 

 

——FIN——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